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他想终有一日酒吞童子也会爱上他,像他三百年如一日被爱火烧身。烛火把酒吞的影子画在纸屏风上,他浸润血水,吞吃女人的肢体,皮和肉在利齿下碎裂。茨木拉开屏风收拾烂碎的肉块,他保留着那张女人的面孔,被酒吞饶有兴趣地观察,刺绣和服在鹅黄烛火里闪闪发光,血被映照得发褐发黑,闻起来是甜美与腥臭的混合气味。酒吞支配他也支配一切,而当站在战场上时,他们死生相抵,麾下是千百作恶凶鬼,柔情蜜意无从染指,在火与血,痛与死里,酒吞将只属于他。鬼的寿命很长,茨木想,人类和妖怪终究是腐骨,化土扬灰,不足一提。时间像流水在他们身体上冲刷,带走夜昙一现的情爱欢愉,终有一日酒吞童子要厌倦人间把戏,他会回到他身边。尘世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如此,向他奉献这样尖锐的欲情与愚蠢的忠心。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