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直到它尸骨腐烂,眼珠被蛆虫食穿,他也如它那样缓缓躺在了地上,感到土地像母亲宁孙的手。恩奇都,友人啊,向我诉说大地的真相罢。

他终将知晓虚幻的破灭,死亡不可追溯,只有蛇会在月光下蜕皮。而他曾目睹那沐浴了七日六夜水火浇燃的美丽,黄金锁链在草原穿行,公牛淌血于云端。它在夜晚披纱,针脚细密,来自一千个乌鲁克新娘的手。

友人啊,在我怀中睡去罢。有资格为那愚蠢而耀眼的破碎赠予泪水,为那双陶土嘴唇覆盖以吻的,天上天下,只有他一人。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