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人们在你的文字里看到自己,为自己笑过后又流泪,顾影自怜,一千个纳西索斯的眼里水仙花却都同样美丽。我有时意识到这件事,我的嘴不长在我身上,我的话也不属于我。从舌头上剥落的时候,它们就像剪了脐带的孩子,这使我不免得缄默,所见所想却又时常刺激我多愁并易痛的胃,要我忍不住想要说话,为垃圾袋里兜住的半块皱巴巴的夕阳感动不已。亲爱的米兰达,神奇啊!这里有多少好看的人!人类是多么美丽又新奇啊!我那些无意义的,矫揉造作的泪水与面对美的颤动,有没有哪个时刻,曾经真实地汇入另一个人的血流之中呢。

评论
热度 ( 27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