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吉象

我的后院里有一尊巨大的白色神像,它在一个夏风绿暖的夜晚降临,压断了果树的枝桠,鸟和虫都不曾惊讶,仿佛它已经来了许久,只是第一次要我看见。在桃树与梨树交错纠缠的叶片里,我抚摸它的脚趾,抬头凝视它低垂的石刻眼珠。

我仿佛知道它叫什么,知道它是什么神,在辗转的梦里我叫它吉象,它看起来像一个流泪的婴儿,一只手垂向泥土,碾碎多汁的梨子。我不知道天堂的模样,不知道它的怜悯为谁施舍,当我爬上它盘曲的腿,枕在冰凉的白色石头上沉沉睡去,我梦见一千个枯槁似的人在焦土上蹒跚,月亮的绿色黏液滴落入河里,水流奔腾不息,燕子衔来红宝石眼球。

你为什么要流泪呢,吉象,我问它,这是多么好的世界,这是多么好的花园,梨树和桃树在春天开花,秋天它们结果,死去的果子腐烂,新的幼芽破土,你的眼泪为谁而流,谁值得你如此流泪?

我在夜晚呕吐,吐出嚼烂的果肉糜,伏在它雪白的脚趾上被胃酸腐蚀,苍蝇从发黑的梨子里吸吮汁液,你为谁流泪,我问它,我见过幼年火烈鸟,淌过盐沼后,白色结晶开始在腿上生长,直到它带着镣铐站着死去。这是多么好的花园,腐烂的水果成为养分,新的生命窸窣生长,只有蛇在月光里蜕下死亡,吉象,我在我的小腿上摸到了盐,是盐啊,莹白剔透就像雪,你为什么要流泪?

评论
热度 ( 48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