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说你爱我

一场 Table Lecture 纪实

霍金去世了。

那天中午吃饭时,我的同学刷着微博告诉我。我昏昏欲睡的脑袋嗡地一下,最先想起的是2010年世界杯时他预测冠军。作为一个时常听物理学专业的挚友灌输量子力学爆米花知识,并且有幸读过时间简史的民间物理学家,我砸砸嘴,对我同学说了我彼时最为真切的,也是仅有的感想。

啊,一个时代结束了。

然后我们埋头吃饭,五分钟后我抬起头对她说,你知道今天朋友圈会发生什么吗?
什么?她问。

“蜡烛emoji,一种轰然而来的由高向低蔓延的顿悟感、悲怆感与表达欲,你的好友们会开始梳理他们此生截止今日与物理学的所有联系,“上帝需要霍金”。即使他们中的很多人直到看完那篇写给某导演的情书后才知道量子纠缠这个词。”
“不懂装懂吗?”
“……也不算吧,你知道刻奇这个词吗?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吗?”
“什么?”
“朋友圈里会出现另一种声音,尖锐地指出‘你们这些瞎悼念的傻逼根本连《时间简史》都没读过(我读过,谢天谢地),不过是在虚伪地自我感动,在塑造自己的社交网络形象而已。’。”
“然后?”
“然后就会出现子非鱼云云的辩论。”
“的确,你怎么知道对方就对霍金一无所知?但是第二种说法也很有道理……”
“表达倾诉欲并被认同,被自己的观点言论感动,完成自我认同和形象塑造,寻求群体归属感。那么,认为对方一定是刻奇的人在刻奇吗?”

我问她。
你如何判断一个指责别人刻奇的人不是在刻奇呢?你如何确信自己确信对方的哀悼目的,如何透过诸多不可见部分去剖析,你的言论,又有没有在刻奇?

“不过刻奇这个词我确实是第一次听到,照你这么说是不是过几天xxx(某位华人影星)忌日的时候又会……”
“没错,一个莫比乌斯环。”
我笑起来,她举一反三,确实是个聪明的小女孩。
“但其实我不觉得这个词讨厌。”
“为什么?”
“我觉得刻奇的反面是绝对的理性和内敛,事实上我们都做不到,我们无时不刻都在自我表达,需要被认同,需要塑造更好的形象,需要融入群体内,我们难以避免无意识的刻奇和媚俗,因为我们就是普通人。”

稍晚的时候,某位名人发微博嘲讽“不少悼念霍金的人其实都是用他的名字装文化人”,我把手机屏幕亮在她面前,“猜一猜!”我说,“她借由这段发言得到自我满足了吗!”,她非常开心地笑起来。“再猜猜!”我又说,“我借由中午与你的谈话获得自我满足了吗?”

自我满足又有什么不好呢。我们不过就是人啊。



(table lecture这个词是我用来自嘲的,因为我老是喜欢在吃饭时给朋友胡乱叨逼叨!说不定大家都很讨厌这个,因为我说话有时候语速太快影响食欲。)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留尼旺假日女孩喝菠萝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