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我的朋友W先生是一位立派美食家,热衷于搜索各种好吃的地方并带我去,和这样的立派美食家吃饭,你总会掩饰不住心虚,尤其是当你是一个吃不出哈根达斯和一元钱小奶糕区别的木头舌头时,当他向我赞美这家餐厅的牡蛎新鲜发甜,那家餐厅的鹅肝酱细腻,我只能讪笑着喝果汁。
我本人,一个立派木头舌头小孩,不吃海鲜,不吃大多数鱼类,不吃内脏,害怕酒精,热爱吃蒸制海鲜上面的粉丝,鸡尾酒只要基酒烈一点就会喝晕。能做的只有在W感慨美食的精妙之处时鼓掌应和。
换一个角度比较幸运的是,因为吃不出来牛排品质的好坏,所以几十元的冷冻速食牛排(其实是牛肉饼)也能很好地满足我那不谙世事又易于欺骗的味蕾。
“啊,是牛肉,牛肉好吃。”


真的,我要真诚地感慨一句,你们吃得下鹅肝酱的人类都太厉害了,太厉害了真的…………

评论
热度 ( 17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