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诺乌斯也曾在你的血里溺亡

曾经做了一个小小的图片分享账号,我这个人喜欢搜集各种各样的东西,觉得自己留着太浪费了,发出来想要分享给大家。
那个账号和我的口味一样,发很杂的东西。喜欢的好莱坞上世纪女星照片,一些旧书的插画,珠宝,招贴画女郎宣传画,维多利亚时代女装,建筑,古董人物剪形画,画家们的画作,小古董餐具,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什么都发,简单地写一点文案,慢慢地粉丝就多了起来,超过了两千多。
说实话最开始我充满动力,那些分享有一些甚至转发上千,那让我感觉我的分享的确是有意义的,但是渐渐地这件事变得痛苦起来,发微博仿佛变成一个作业一个任务,要回应期待实在是太难了。
于是某一日我忽然地就扔掉了这个包袱,依然保持着搜集的习惯,却再也不更新那个账号了。

总是有人问我我是写手还是画手,我不喜欢这两个称呼,这两个称呼让大家对我抱有期待,事实上我却回应不了这份期待。我是一个过于随缘的人,无论是因为我的文而关注我,还是因为我的画而关注我,因为我没办法以一个文手画手那样的频率产出我的“作品”,所以各位最终几乎都是要失望的。如果喜欢我的画我的文,还请给它们点红心而不是关注我,因为这个喋喋不休废话又没有什么产出的我,可能不会是你想要关注的。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黑莓缪斯 | Powered by LOFTER